【钢城文苑】父亲吃火锅
发布日期:2019-06-16    作者:来婧    
0

    踏着父亲节的脚步,第一次在节日里,带着父亲去吃火锅。由于怕花钱,说了半天父亲硬是不肯,便让孩子去拉他,最终在孩子的拉扯和“耍赖”下,父亲终是拗不过的。

    说来也是惭愧,都说小玲子的火锅好吃,但是这么多年,父亲真的是一次都没有去过。每次不是推托说有活,就是说他不喜欢吃辣的。久而久之,在我眼里,父亲是不喜欢吃火锅、吃辣的。

    这次由于我好久没吃火锅,再加上父亲节,便带着他来到了诸葛古镇的小玲子。刚走到门口,一股熟悉的火锅香味,便迎面扑来,在服务员热情的带领下,我们在大厅里选择了一张桌子坐下,完成了选菜、上锅,我便帮父亲去调油碗,问他那些调味料不要,他说:调成麻辣的就行。虽然母亲在一旁一直笑话父亲不会享受,但是我的心里却在隐隐作痛。因为父亲从来没有来过这里,他可能都不清楚摆在那的调料都有哪些佐料?有没有葱?有没有蒜?甚至是耗油、花生、芝麻等,大概只知道火锅是麻辣味的。回想起这么多年,勉县好吃的火锅,我们几乎都吃了个遍,只要是听别人说新开的火锅店,我也总是要去尝一次。可是,父亲和我们一起出来吃饭的机会少之又少。   

    每一个周末回家,也总是看见父亲忙忙碌碌,为了不耽误卸车的活,他总是坚持早上六点多就起床去卸车,有时走的时候来不及吃早饭,到中午一两点才能回来吃饭,还有的司机催的紧,他也只能买个饼子垫一口。这么多年来,父亲一直是家里最瘦的,因为劳动强度大,因为吃饭不规律,他始终没有长一点肉。虽然,他一直说年龄大了,瘦点好,但是我心里清楚,那都是因为他干的活,实在太辛苦。

    从小到大,我都觉的父亲长了一双超人一样的手。不管是什么时候,再烫的杯子还是碗,只要我说:爸爸,杯子太烫,我不敢端;爸爸碗烫,我不敢端……这时,我总能看见父亲,就如同他的手是铁的一般,把杯子、碗端到我的跟前,还嘱咐我:别动,烫。还有的时候,我又觉得父亲像圣诞老人,只要是我心里想要的东西,他都能变着花样的给我变出来。上高一的时候,那时女生都特别流行穿黑色皮鞋,我虽然也很想要,但是迫于家里的条件,我始终没有说出口。一个周天下午,临上学走的时候,父亲着急忙慌的从三轮车的车厢里,拿出来一个鞋盒子递给我,我打开一开,竟然是我想要了很久的黑皮鞋,父亲笑着说:本来是让你妈陪你一起去买的,可是她今天卖菜,我又害怕赶不上你下午去上学,我就自己给你买了,你赶紧试试喜欢不?抱着那双鞋,我的心欢喜了很久。

    在父亲的身上,我还看见了善良。父亲那一辈家里兄弟姊妹六个,他排行老四。兄弟姊妹多,照顾老人大家难免相互推脱,但是从我记事起,只要是爷爷奶奶的生日,父亲总是积极的筹办。虽然因为这件事情母亲多少是有些不满的,总抱怨其他几个兄弟,父亲仍旧是笑笑就过去。再后来,爷爷奶奶生病住院,每次都是父亲守在病床前,他从未计较过,他比谁照顾的多,他比谁付出的多。不仅如此,父亲只要看见有拾空瓶子的老人,不管瓶子里有多少水,他都会一口气喝完,把瓶子递给老人。

    回过神来,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父亲,我的心也慢慢的恢复了平静,其实他并不是不喜欢吃火锅,只是害怕我乱花钱,他总说:他努力一点,我们以后负担就轻一点。他总是情愿苦自己,也不愿意他的孩子受到一丁点的委屈。就是这样一位简单而平凡的父亲,让我觉的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,因为他,我懂得了努力的意义;因为他,我学会了给予和善良;因为他,我感受到世上最无私的爱;因为他,我才会一直像个孩子一样快乐……(供销部  来婧) 

永利电玩城网站官网平台